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现代都市 >

一帆风顺 作者:卞小安(76)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 18:27 类别:现代都市

  尹义璠问她:“你怎么想?”
  孔懿恩耸耸肩道:“我没想法。”停一停又说:“你知道,你一直是我理想男友的样子。”
  尹义璠一时无语。
  孔懿恩以前是绝对不敢在他面前这样坦明心意的。她十八九岁时,羞怯、谨慎,是典型高门淑女的样子,连牵牵手都能脸红。而他顾忌两家关系,也便持君子之礼,最多不过一起吃个饭。与她分手后,尹义璠简直松了口气,否则不知道还要食素到何时。
  年轻气盛时,孔懿恩对他来说是盘清粥小菜,还不够塞牙缝的。如今孔懿恩变化很大,与从前相比,是判若两人。可对他来说,这也不过是个故友罢了。
  孔承筹拍拍他肩头:“难为尹老爷子还耐得住- xing -子,任你这么我行我素下去。你好歹搞出个私生子来,也算是先了了老爷子一桩心事。”
  尹义璠无声瞥他一眼,孔承筹当即忍笑,做了个封口的动作,转身离开了。
  天幕上盛放了更大更绚丽的花火,声响震得耳膜颤动,他下意识伸手到西裤口袋,摸到了同样震动的手机。
  是韩淇奥的简讯。
  他缓慢地浏览过每一个字,将手机放回去,转身下楼。驱车离开时,曲斌试图询问去向,没来得及开口,他已疾驰而去。赵成安通过蓝牙通讯问他需不需要人跟着,尹义璠摘下耳机,切断了通讯。
  三十年来,如此莽撞,甚至幼稚的行径,只有韩淇奥能令他做得出。
  而他只想在这漫长一年结束的时刻,见到他。
  车辆轰隆声响彻寂静的宅邸外,阿钟匆忙令手下查明来人的身份,却发现这辆车子是订制的,从外观甚至看不出品牌,一定经过了严密改装。手下检测到车身的防弹标准竟然达到B7,几乎和政要首脑是一个出行标准。
  “这是什么人啊?”
  车子安静地停在曾家别墅外头,似乎并不想进来,也并不打算下车。
  阿钟隐隐觉得这车子有些熟悉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,正要到楼上找韩淇奥,却见少年只穿着T恤长裤就走下楼来,连鞋子都没换,就踩着拖鞋奔向大门。
  阿钟一个激灵,突然想起来了这是谁的车子,曾平阳不知何时也下楼来,望着门口,长久地出神。
  “曾五小姐,曾少这是……这是做什么去?”他拼命把“约会”俩字咽回去了,却见曾平阳面无表情,眼中似有冷冽。
  “没什么。你派人跟好他。”曾平阳轻声说,“跟远一点,不要被他们发现了。保护好他的安全。”
  别墅院子里,少年缓步行在草木葱茏环围的石径,尽头处,庞大的雕花铁门缓缓打开。
  车灯温柔地照落在少年身上,韩淇奥拉开车门,坐进副驾驶。
  车头一转,很快驶离,直至静默无人的路旁,才吱嘎一声停下。
  昏暗的车厢里没有灯,韩淇奥听到车门落锁,而后,椅背缓缓放平了。男人倾身吻过来,细细地逡巡在他颊侧的伤疤,又回到唇上。衣襟掀起,微凉的手一路向下,他勾住男人的脖子,借喘息之际试图讲道理。
  “不行。我没试过这里。”
  “所以给你试一试。”
  “我要你教我什么是爱,这答案和从前有什么不同?”
  尹义璠轻笑一声:“所以你要叫停?”他说着停下所有动作,似乎在表示不悦,又像是在说,你看,我明明是听取你的意见的,我也可以随时停下。
  可如今箭在弦上,这一招着实令人气闷。
  韩淇奥报复地咬住男人颈侧:“不要。”
  尹义璠摊开两手:“不要什么?”
  韩淇奥深吸一口气,眼睛亮晶晶地注视他,仰面吻住男人象征着寡情的薄唇。
  “不要停下。”
  布面的拖鞋甩脱在一旁,露出少年赤着的足,脚踝碰到了一侧的车窗,冰凉的温度浸沁到皮肤,慢慢地又热了。
  韩淇奥难堪地偏头,透过茶色的车窗。
  外面有草木,有云天,然后,鸟飞过。
  烟火绽放在不知名的远方,落在眼底,数不尽几多颜色,像是戏里唱的,姹紫嫣红开遍。
  身体早已生疏,肌肤相触时起了细细密密一层鸡皮疙瘩,像是在抗议,又像是兴奋。
  似乎是发现了他此刻的不专心,男人抓起领带缠上他的眼,丝滑的材质,落在眼皮上仿佛一泉微凉的水,随时就会落下来。
  他哑住了声音,被淹没在黑暗中的时候,觉得有些慌张,可是他的手抓在尹义璠肩头,不知道放在哪才是对的,亦不想要挪动位置,更想不到要抬手将领带扯下来。
  “等一等。”他哽住了呼吸般地说,又停下来。
  尹义璠了然地放缓节奏,垂首吻上他的眉心。
  “你有些紧张。”尹义璠说。
  韩淇奥没有言声,偏头,以舌尖舔了一下尹义璠的手指,再咬住指节。
  尹义璠屏息:“玩火。”
  韩淇奥轻轻笑了。
  许久后,他汗涔涔地与男人并肩坐在后排。
  头顶的天窗开了,周遭无人,也无车经过,只有风凉凉地透过衣衫、发间。
  远处是轰然的烟火声,星星一颗颗缀在天幕上,韩淇奥仰起头,T恤领口微微扯开了一个口子,他下意识抬手抚摸过一处残缺。
  “给你扯坏了。”
  韩淇奥叹了口气,身侧一只手被男人抓住,握在掌心。
  那一夜他们一动不动地靠坐一处,很久都没有再开口说话。
 
 
第42章 
  初一早上,韩淇奥从床榻上醒来。
  尹义璠睡在他身侧,是熟睡的模样,眉眼舒展开来,深邃的轮廓犹如刀工斧凿。
  他俯身凝视男人的脸,呼吸与他的聚在一处,有种岁月静好的意味。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