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现代都市 >

一帆风顺 作者:卞小安(87)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 18:27 类别:现代都市

  公路远处,仿佛传来更大的轰鸣与交战。车子滑行的声响,刹车的刺耳长音,以及——地平线上燃起的黑烟。
  不知谁胜谁负。
  可他分明从段应麟嘴里知道了另一个噩耗。
  “尹从瑢……也在?”
 
 
第48章 
  段应麟轻轻笑了:“淇奥,你放心,这一次尹义璠虽未有准备,却也不至就被我们踩死。今日这出戏是为了什么,你心里清楚。”
  韩淇奥周身发寒:“是,我知道。”
  段应麟问:“经过这一次,你觉得尹义璠就算再看重你,还能信你吗?”
  韩淇奥说:“你想逼我干干净净站队。”
  段应麟说:“不对。我想逼你认清现实,回到我身边来。”
  韩淇奥忽地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绝望。
  “薇薇安呢?”
  段应麟道:“你何时见我伤过女人?更何况是你的女人。”他这话说得带了些玩味,像是揶揄,又像是警告。
  那一夜或许是他与尹义璠真正意义上的决裂,无声无息,甚至连面都不必再见。
  他设想过无数次离开此间,和男人相忘江湖,却惟独没有预料如此不堪收场。
  他僵硬地坐在车中,回想不久前他们并肩坐在庭院阶上,男人倦然问,你想要的以后里,有我吗?
  那是尹义璠放到最低的姿态,他以这样一个姿态,来讨要答案。
  可他们的最终还是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。
  他蓦然觉得焦躁,这样的不安前所未有——远处轰然烟尘的背后是什么?
  他启动车子,段应麟在电话里问你去哪?
  他没答,车子绕过段应麟的阻隔往前驶,有点没头没脑,好像眼下什么都没有一路向前这件事要紧。
  手握着方向盘,有些汗津津的,前方有撞瘪的车子停在一侧,尹从瑢当然不会露面,但这车子里是他的人。
  他们跌跌撞撞出来,像是受了伤,又很快随着倒退的视野消失不见。
  阿钟的电话进来,问他,曾少,别再追过去了,会被误伤。
  他却什么都听不见了,骨膜雾蒙蒙隔着一层,抽离神绪一般,追了一公里才想起回复阿钟。
  “你去把薇薇安带出来。”
  “那你呢?”
  韩淇奥再没言声。
  时间过去久了,追是追不到的,但他这样大张旗鼓,还是要惊动人。
  前路被人掉头横路阻住了,他猝不及防刹车,头撞上搁在方向盘的手背上,不痛,却显露出了仓惶与狼狈。
  赵成安下车来敲敲他车窗,竟没有从前的张扬恣肆,似乎不打算甩他脸色。
  他推开车门下来,只觉赵成安罕有的平静才让人心惊。
  下一刻侧脸挨了一拳。
  咣当一声,他脊背撞上车门,骨骼生疼。
  “今天这件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?”赵成安压低了声音,眼眶泛红,一手揪住他的领子。
  他舌尖抵住口腔里一处,尝尽了血腥味道。
  “说话!”
  韩淇奥略略抬眼,心如死灰般看着对方:“他出事了吗?”
  赵成安揪起他又重重撞过去:“我让你说话!”
  领口锁紧,一阵窒息,蝴蝶骨撞得车门作响,这一次更痛。
  他闭了闭眼,听不懂一样重复:“他出事了吗?”
  赵成安手紧了紧,终于败下阵来:“你走吧。”
  领口一松,绷紧的呼吸也顺畅起来。可这不是他想要的。
  赵成安转身,他抬手抓住对方袖口。
  “这是他的意思?”
  赵成安回肘给了他最后一击,正中腹部,他猛地躬身,冷汗涔涔而下,跪倒在地上。
  抬眼,赵成安驱车离开,从头至尾,不见男人露面。
  而身后,阿钟的车跟上来,见到他跪倒在路边的模样,欲言又止。
  少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,起身,按住仍作痛的胃,回眸淡声问:“怎么?”
  这时又是那副清冷镇定的神色了。
  阿钟迟疑了一下:“段应麟说,人要您亲自去领。”
  韩淇奥垂眸片刻:“好。”
  初春,四下还泛着一点凉意。透过单衣,有种寒凉自骨子里沁出来。
  尹义璠彻底没了消息。他尝试过四处询问,却始终只得来无事发生的结果。
  这一圈打探下来,韩淇奥才惊觉,不知不觉间,段应麟已经在这里扎下根来,与各家都颇有往来,成了一方新贵。内里的盘根错节,段家不知也涉足了多少。
  难怪……段应麟敢数次对尹家出手。
  尹从瑢安排和阿钟里应外合,去仓库盗货的日子越发近了,可没人知道尹义璠究竟是伤是好,又对这计划知情几分。
  他下了决心,几度想打给赵成安,告知尹从瑢的计划,却连电话都打不通了。
  没料到,这几次通讯却惊动了尹从瑢,问他究竟作何打算。
  韩淇奥枯坐在繁华又空寂的曾宅里,陷入一片空茫,事到如今,他该作何打算?他又能作何打算?
  他说,我不想再插手这件事了,却又被冷笑一声打断。
  “曾少,你知情许多,事到如今告诉我要清清白白脱身?你总归在尹义璠面前已经失信,你不动手,到头来他也会对你动手。你以为我尹家大哥是什么慈善家?”
  他这时才恍然发现,无论从前还是现在,无论是不闻一名还是一方家主,他仍是一颗棋子。
  段应麟约定了一个日子让他去领人,他除了赴约,亦找不到任何谈判的筹码。
  地点也不是段宅,而是一处繁华背面的销金之所。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