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现代都市 >

海棠雪 作者:甘三

发布时间:2019-10-08 20:08 类别:现代都市

情有独钟民国旧影边缘恋歌
 
文案
 
俩人初遇,他在台上,他在台下。他唱,他听。他半掩着脸探他,他翘着二郎腿挑眉。
 
再见时,他是享誉京华的易三爷。他是风头正盛的堂三彩。他相中他,他跟他走。
 
而这一走,竟再没回过华家班……
也再没开口唱过曲儿……
 
【Be! Be! Be! 】
 
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民国旧影 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华雪堂,易三爷 ┃ 配角:项舒曼 ┃ 其它:
 
 
  ☆、第一章    初见
 
  
  民国十三年,京华飘起漫天大雪,堆积在道路上,嚣张又霸道的占领整条街道。街道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人,各各双手插兜,缩着脖子,低头快步赶着路。
  京华最大的戏班子梨园门口,华师傅一张老脸冻得通红,显然是在冷天儿里候了些时辰。不停的跺着小碎步抖着腿,双手搓着,嘴里哈着气。
  突地,华师傅停住动作,眯了眯眼顺着街道口看去,终于是看清了来人,立即换上笑脸,连忙迎了上去。
  “三爷,您可算来了!今儿个我干儿子刚从上海过来,头一次在这演,绝对精彩,座儿都给您备好了,就等您来罗。”华师傅落后男人一步,有些打趣又讨好的开口,脸上堆着笑容,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  走在前面的男人貌似不怎么在意,拉了拉大衣,漫不经心,“哦?是吗?那今儿可得好好演,演好了,爷有赏!”
  一听这话,华师傅脸上更是笑开了花,连忙保证, “是是是!绝对好看,包爷满意!”
  “爷您这边请!”华师傅领着男人进了园子,穿过后花园,来到一处茶楼前。
  平时戏班子都是在园子里那后花园搭台演出,围坐在百花之间,赏花看人又听曲儿更有一番美景韵味。只不过今儿的大雪着实来得凶猛,华师傅便让人将台子搭在了茶楼里。
  茶楼分上下两层,男人跟着华师傅上楼,眼睛往下瞟了瞟,楼下密密麻麻都是人头。这么冷的天,这些戏迷倒还真是痴迷得紧。
  男人淡淡笑了起来,看着华师傅给他安排的位置更是满意,心情很好,“这位置不错。”
  一直提着心的华师傅听到这话顿时松了口气, “爷满意就好!”
  他之前接到消息,说这位爷要来他的戏园子里听戏,还担心这位爷不好伺候,毕竟易家可是京华数一数二的富商世家,易老爷子半个身子都埋进黄土还来了个儿子,自然是宠到了心坎坎里。
  京华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就是他面前这位爷。他一个小小的戏班子,平时就是一些有钱的公子都不敢得罪,更何况是这位爷。但是现在看来,这位爷除了不好沟通之外,倒是比某些个富家公子好多了。
  “那爷您先看,有事叫我就成。”华师傅笑看着做在椅子上的男人。
  男人眼睛一直关注着戏台子,闻言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便再没了下文。
  只这样,华师傅便知足了,轻脚退了出去,将二楼留给易三爷。之前他打听到易三爷喜静,爱听小曲儿却不喜欢跟人混坐在一起,便将二楼收拾干净留给了易三爷。今儿个一看,当初的选择算是对了。
  楼下人群三三两两咬耳交谈着,无一例外不是在讨论今儿要出场的新人——华师傅的干儿子。
  华师傅是华家班的创始人,三年前来到京华,一群人硬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在京华这个芸芸都城里占据了一片天。
  大家只知道华家班唱得好,华师傅待人实诚,不来虚。儿子华雪楼扮得武生那叫一个气魄。惹得这些个戏迷连连称好,赞不绝口。
  可今儿个还是头一次听说华师傅还有一个干儿子,刚从上海戏班子过来,甚至比华雪楼还要更胜一筹。这不一下子勾起大家的好奇心,赶着大雪天也挤在了园子里,就是想凑个热闹瞧瞧这干儿子到底几斤几两。
  外面人群吵吵嚷嚷,里屋的隔间里,华师傅看着坐在凳子上描眉的青衣,安慰- xing -的轻拍了下他的肩膀,“雪堂啊,咱不急,慢慢来,今儿个这戏可得演好罗。”
  男子画好叶眉满意的抬起头,冲华师傅笑了笑,“师傅您就放心吧,雪堂一定不给您抹面儿!”
  “就是!”华雪楼走过来,将手随意搭在华雪堂肩上,“爹您不放心我,还不放心您一手带大的小三彩吗?”
  小三彩是华雪堂的小名,自华雪楼第一次见到被华师傅抱回来的华雪堂时,就给他取了这个名,后来叫着叫着就叫顺口不好改了,华雪堂也就由着他去了。
  华师傅看着自己儿子这痞样,再看看乖巧的华雪堂,总觉得不是滋味,两个都是他养大的,按理说- xing -子应该差不了多少,但事总那么有趣,偏偏不让你如意,俩人的- xing -子,一动一静,天差地别。
  华雪楼还咧嘴笑着,华师傅瞪他一眼,想着一会他还要上台,便忍住要拿藤条抽他的冲动,没好气的提醒,“今儿咱园子里可来了不少贵人,你可别给我搞砸了!”这话,自然是瞪着华雪楼说的。
  华雪楼翻了个白阳,没搭理自家- cao -心的老头子。
  华雪堂笑着站起身,打着圆场,“师傅您就放心吧,师兄您还不了解?他就是逞逞口舌之快,说的当不得真。”
  华雪楼幽怨的看了华雪堂一眼,最终瘪了瘪嘴,深情有些不自然,“是了是了!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,当不得真!”
  听他这么一说,华师傅慢悠悠的扫他一眼,倒也没在纠缠。毕竟自家儿子什么样,他心里还是有数的。
  华雪堂听着外面的叫喊声,轻轻开口,“师傅,到时候,该上台了。”
  华师傅点点头,“去吧。好好演。”
  华雪堂颔首,留下一道挺拔的背影,往台上走去。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