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玄幻灵异 >

召唤 作者:柯染

发布时间:2014-11-03 12:06 类别:玄幻灵异

强强异能西方罗曼爱情战争
 
 
纯种的小雪狼仰着小脑袋:主人说你面瘫缺表情。
黑豹小心地不踩到胡乱绕的小东西:我们是动物,能有什么表情。
他们在干什么?
黑豹停下慢悠悠的踱步,瞥了眼正粘在一起的主人们,稍微斟酌了一下:他们在进行唾液交换。
小家伙茫然地晃了一下脑袋,这对它来说太高深了,小东西晃了下大尾巴换了个话题:你弟弟漂亮么?可爱么?
 
一只又丑又脏的小土狗,可爱的精神体得有纯白毛发,最好还有蓝眼睛。
小家伙兴奋又欢快地围着黑豹撒欢蹦跶,眼睛里一箩筐草莓红心!
它要扑上来了,黑豹默默在心里给卢卡点了个赞:它传授的技能真有用。
 
 
 
【1v1】强强. 
 
 
经典+温馨+有爱世界观设定
 
1、哨兵:觉醒者。拥有超越常人的体能、爆发力和敏捷度,五感发达,攻击性强。
2、向导:觉醒者。拥有较强的情绪感染力。
4、精神体: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有各自的精神体,一般为某种动物。
5、结合热:未结合的哨兵和向导身体产生的热症,绑定配对。
6、推荐看神作:[维多利亚时期哨兵和向导观察报告]以及[变色龙]。你会如我一样,深深的爱上它
 
内容标签:爱情战争 西方罗曼 强强 异能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艾勒 ┃ 配角:凯文 ┃ 其它:威尔,卢比
 
 
 
第1章 结合的法则
 
尽管打心底不愿承认,但他确实是失手了,作为一名感官和判断能力都超过普通哨兵的黑暗哨兵,这可是从来都没有的事。
 
    这里是hope酒吧,艾勒熟练的树立起了屏障,尽可能地减少黑暗哨兵带来的存在感,他掩藏在一群普通哨兵中,让自己看起来像这里的哨兵一样,依靠向导素让自己的五感占时脱离伦敦这个糟糕的城市。
 
    艾勒从吧台上拿了杯酒,找了一个能把整个酒吧收在眼底的位子,那双鹰样的眼睛里闪着锐利的光,标示着猎物绝没有逃走的可能。
 
    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艾勒很快给自己建立起了一个牢不可摧的感官屏障,这也许也是他不想和向导结合也不需要哨兵协会的原因,他自己能解决一切,虽然有时候不那么尽如人意。
 
    Hope酒吧算得上哨兵的天堂。
 
    昏暗的灯光加上香醇的美酒,有些发热的空气里散发着合成的向导素,那些未能结合又不能很好地控制感官建立感官屏障的哨兵,不到三五天就得来这里呆上几个小时,让向导素美丽的味道安抚过载的感官,脱离发狂的危险。
 
    艾勒从不需要来这里。从他二十岁觉醒开始,他没用上一个周的时间就学会了如何让自己脱离信息过载的困扰,他的大脑中有一套自己的法则,五官送来的庞杂信息像一个精密复杂的机关,在被触碰和有需要的时候,这些机关会像他最忠实的伙伴一样把有用的东西规整到他大脑中心,精准迅速。
 
    像一个被编码的巨大书库,只要管理员能随时整理,就能在需要的时候调出有用的东西,对于艾勒来说,经过长达七年的自我训练,现在要做到这些不过轻而易举。
 
    因此他不需要结合,也不需要为了活命沾上一个一辈子甩不脱的尾巴,一个呆滞木讷的家伙。
 
    换言之,艾勒不需要向导。正常情况下也不需要如向导素一样的药剂。
 
    他今天只不过想帮他可怜的弟弟一个忙,他对于威尔先生的请求,总是无法拒绝。
 
    理智和直觉都告诉艾勒,现在该立马从这个气息混杂的pub出去,上对面的咖啡厅找找看。这里都是哨兵,一个向导是没办法在这里藏身的。艾勒这样想着,但是很快又警醒过来。
 
    不能永远依靠感官。他告诫自己。
 
    艾勒目光划过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老哨兵,这个靠抑制剂过了大半辈子的老头,此刻正拿他肥嘟嘟的手试图抚平脑袋上翘起的珍贵头发,平凡而平庸,衣着整洁的侍者从他面前匆匆走过,和其他人没什么差别,都是普通人。
 
    他几乎要放弃了,那个狡猾的向导就这样消失在他的眼皮子地下,这让他像傻子一样的追了两条街,那家伙最后一丝气味也没留。
 
    不,有一个人不一样。
 
    艾勒目光紧紧地追着那个几乎要被侍从架出去的醉鬼,他喝成了烂泥,头发凌乱脸色潮红,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在灯光下闪着湿润的光,长得跟淑女一样的睫毛一颤一颤的,形状好看的唇蠕动着,显示着在他体内此刻酒精占有绝对的控制权,这个小矮子酒鬼歪歪斜斜的挪着脚步,朝门这边走来,越来越近的时候,脚步又换了一个方向。
 
    只要和旁边同样烂醉如泥的家伙对比一下,艾勒就能发现这个矮个子男人的特别之处,因为他还能不经意地歪斜着步伐,避开侍从的手落在他露在衣袖外的皮肤上,或者移动一小步,原本会溅在他身上的酒渍就落空了,这得有漂亮的身手,或者清醒的意识,一个醉鬼可做不到。
 
    他是个普通人。
 
    这样的想法从艾勒脑子里闪过,他很清楚这不是来源于推理,可这五个字却突兀又坚定地充满了他的大脑,让他觉得他应该立马从这个酒吧出去,接着寻找那个消失的向导,而不是像个变态跟踪狂一样,跟着这个醉酒男人进了洗手间。
 
    也许面前这个小矮子只是恶作剧想赊账,因为hope酒吧不会对酒醉的人讨要酒钱或者出租车费,他们只要在下次来的时候签收了账单,就不会有任何麻烦。而作为伦敦唯一一个能合法释放向导素、专门为哨兵设定的集中性|酒吧,大部分人不会只来一次。他们总会有需要再来的时候。
 
    孽缘和善缘,命中注定的这一切,从有意或者无意的搜索开始。
 
    凯文从侍从手里脱手,拐过弯洗手间就在走道的尽头,歪斜的脚步立马变得正常了,甚至带了点沉重缓慢的基调。背后这个从酒池就一直盯着他的高大男人,已经识破了他的小花招,只是不知到什么程度。
 
    他完全没有表面上这么镇定,体内的共鸣能力被激发到了极限,凯文一边向四周投射我是普通人的信息,脑子一边飞快地盘算着,他甚至来不及后悔自己想了个烂招想从酒吧混出去,如果他不装醉,大大方方从正门走出去,或者就静静坐着喝酒,都不会引起追踪者的注意。
 
    他现在麻烦大了,他惹上了一个黑暗哨兵,即便到目前为止黑暗哨兵只存在古书里,几百年没出现过,但他感应到的精神能力和父母给的精良教育,让他确定这就是一个黑暗哨兵,而且是一个为把自己伪装起来、非常强大的黑暗哨兵。虽然不愿承认,但这样的哨兵他确实惹不起,他必须离他远些。
 
    哨兵和向导之间,有天定的关联,这是自然法则,谁都无法违抗。
 
    凯文无法否认某些不能抗拒的因素影响了他的智商和判断,但他不甘从放弃现在自由自在的生活,而后成为某个长着长胸毛大块头哨兵的所有物,这辈子整天呆在家里,哨兵需要的时候像性|奴一样张着腿给他上,不需要的时候就做一个没主见的家庭主妇。如忠诚的奴仆一样,哨兵出门的时候给他打上领结,哨兵回家前给他准备好回家用的洗漱用品,日复一日这辈子三分之二的日子都得如此过,那得是多恶心的生活。
 
    凯文变得更小心。
 
    他得表现得像个失意出来买醉的普通人一样,凯文警告自己用用脑子。
 
    他尽量让自己的步调沉重,看起来像刚刚经历过痛苦的事,凯文一点也不想尿尿,但还是得憋出一点来。
 
    那个男人跟了进来,锐利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视,凯文很快做出了反应,他迅速把裤子上的拉链拉上来,像一头受惊的小鹿,甚至由于太过惊慌,白衬衣的衣角夹在了里面也没能低头看上一眼。
 
    他瞪大眼睛绷直背,警惕地看着艾勒,目光甚至还瞟向了放在角落里的棉拖把,“你是谁,跟着我想干什么。”
 
    艾勒有些尴尬,虽然他长久被家族放逐,甚至被剥夺了姓氏,但很显然,跟踪人到洗手间这件事,实在不是件能理直气壮的事,艾勒目光顿了一下,确定自己的脑子被狗吃了,因为他鬼使神差说了一句一个绅士绝不会说的话,“你的拉链卡住了,我很乐意为你效劳。”
 
    凯文脸色爆红,他有些哀怨的想着他那对黏腻肉麻的父母,他们没给他留下最好的基因,面前这个男人脱掉面具走近一小步以后,强烈的身高差让他很不自在,他要往后仰头才能对上这个男人的视线。
 
    这话及其不礼貌,但凯文心里除了尴尬愤怒之外,竟然意外地生出了忸怩羞涩,这让他大为惊讶,甚至恶寒的打了个寒颤,凯文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的表现正常些,在一个黑暗哨兵面前,如果露出一丝破绽,他就再没挽回的机会,那么离地狱的日子也不远了。
 
    现在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和他周旋,凯文强自镇定地低头看了一下,把衣角拉出来拉上拉链,然后抬头,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真诚些,“谢谢您的好意。”他的目光划过墙上的闹钟,听着钟摆规律的摆动声静下了心,一边观察对面这个男人的神色一边说,“您需要用厕所么?我不得不立马赶回家了,虽然很希望能有个愉快的聊天。但是您知道的,妻子总是恨不得给他的男人拴上一条锁链,现在放风时间结束了,我还得回家,小凯文没有我讲的小故事,准会哭闹不休……”
 
    凯文说着微微弯了下腰,像这个年代的所有绅士一样,带着点普通人的喋喋不休,做着最为到位的礼仪。如果他有帽子,一定会摘下来放在胸前对他恭敬地点一下,凯文想。
 
    他是普通人,他结婚了。
 
    艾勒接收到了这样的信息。
 
 
 
第2章 苦大仇深
 
他是普通人,他结婚了。
 
    艾勒接收到了这样的信息,他甚至能想象他有个漂亮的妻子,家里还有个可爱的小崽子。他没法抑制地愤怒起来,巨大的失落和空洞像龙卷风一样席卷了他,甚至控制不住他平时自鸣得意的感官屏障,黑暗哨兵强大的精神力压向凯文,甚至慢慢延伸出去,穿过了墙壁蔓延进了pub里,一池子的哨兵完全不明就里地静了下来,像是被力量控制住了一样,无意识看向卫生间的方向,心里腾升起能让他们抛弃一切的敬畏,甚至深切地升起了和艾勒同样的愤怒和失落,黑暗哨兵拥有让所有哨兵臣服的存在感。
 
    如果这里不是向导素充盈的哨兵pub,情绪浮躁的哨兵能得到很好的安抚,他们准会集体狂化。
 
    哨兵协会的总部圣所和向导之家的总部处在伦敦市中心,离这里一英里的距离,科威丝夫人和首席哨兵指挥官霍华德上尉,快速而准确地抓住了这股强大的气息。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