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玄幻灵异 >

百二棺河 作者:烟箩

发布时间:2019-05-22 21:38 类别:玄幻灵异

虐恋情深江湖恩怨
 
文案
 
万缕丝线,以血浇筑,幽幽白骨,平地而起,让我给你一个新的灵魂吧,不要离开我,那口很小很小的棺材,你已经躺过了很长很长的岁月。
 
内容标签: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 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屠酒,苏十三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 
第1章 修棺人
周围是化不开的夜色,血腥浓烈的气息在这间小小的棺材铺蔓延着,越往里,反倒是幽冷的檀香笼罩着鼻尖,浓厚清远,闻之忘忧。
 
走在前面的,是这间棺材铺的老伙计周叔,他打着灯笼,木偶一般缓慢行走着。
 
他带着我走过一间小门,潮- shi -的气息让这伏天的夜里冷得刺骨,冷得瘆人。跨过门槛,我睁大了眼仔细瞧,里头黑压压一片全是棺材。
 
拥挤着放在一起,少说也有二十个。
 
冷风透进骨髓里,我大着胆子问:“周叔,棺材是白日做的,为何偏要夜里来?”
 
周叔缓缓道:“事出突然,不然,你如何能进得去这里?”
 
他看了我一眼,鱼目似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,又一步一步走进了更里头的屋子,那便是正屋了。
 
我打了个寒颤,赶紧跟上。
 
月色冷冷地笼罩过来,谁能想到,小小的棺材铺子里头竟然这样的大,足足有十几间屋子,暗沉沉的放满了棺材,细细算来起码有两百多口,都是普通的木材,即使是卖棺材的,谁人会攒这么些?放着也不怕生虫?
 
很早就听街坊领居说这间棺材铺怪得很,老板是一位温和又清冽的俊俏公子,对谁都百般和气,谁也想不出他是个卖棺材的。
 
走到最后一间,周叔伸手敲了敲当中的一口棺材,片刻后,棺材里爬出来一个人,那人看不清面貌,小小的个子,拿着一个竹竿。
 
他问:“谁?”
 
周叔提高了些灯笼叫他看清,说道:“公子叫来修缮棺材的小伙计,若是晚了,公子不知如何发火呢。”
 
那人赶紧放下了竹竿,叫我们一起下去,我探出头往下看了看才发现,这口棺材底下是空的,有一条长长的梯子直通下面,下面应该是个地窖,抑或是说书人口中的密室。
 
周叔和拿竹竿的小个子领着我一直往下爬,楼梯很结实,可我往下望了那么一眼,就脚底一滑摔了下去。
 
那下面居然有好几具白骨!
 
都端端正正的竖立在墙角处,我看着那些带着寒意的窟窿眼吓得浑身发软,摔得眼冒金星也不觉得疼。周叔见鬼了一般将我拉拽到了一边,直直跪在地上后,我才发现我方才竟然趴在一口大棺材上面。
 
这口棺材只是极为普通的木头,雕刻的花纹倒是不少,都是鲜红的枫叶,这图案倒是新奇,却雕得粗糙,并不是什么值钱的棺材,可它却被摆放在正中央,周围是蜡烛和白骨,祭祀一般诡异。
 
拿竹竿的小个子吓得失魂落魄,将我推搡到一边后,就拿出了火折子,将周围的每一根蜡烛都仔细摆放好,点燃,又在原本就破旧的棺材上来回擦拭了几遍,万无一失了才退到一旁。
 
周叔睁大了他的鱼目眼珠子骂道:“竟然如此不小心!”
 
我只得低着头赔不是。
 
拿竹竿的人摆了摆手道:“让他快开始吧,老板快要回来了。”
 
我一听这话赶紧打开了我的小木箱子,开始给这口棺材修补,这棺材像是很多年前的了,陈旧无比,只能是修补到不散的地步。
 
好在只是陈旧,面上却是一尘不染。
 
我见这里头也有些腐朽,就想揭开棺材盖来。
 
周叔发现我的意图,立马按住了我的手,力道大的差点将我的手指折断,他摇了摇头,意思很明显了,这口棺材不能够打开。
 
我忍着疼痛,二话不说就将最后一处修缮好了,赶紧退到一边。
 
拿竹竿的人跪在地上,冲这棺材拜了拜。
 
周叔长叹了一口气,看着破败的棺材,摇了摇头道:“如今最好的工匠也只能修补至此了,也不知还能坚持到何时啊?”
 
他说的我有些脸热,但我爹走后,我的确就是此处最好的工匠,我做的棺材不敢说巧夺天工,却也是精致耐用,从前都是我爹夜里忽然被周叔叫过来帮忙修补。
 
说来也奇怪,这家也是卖棺材的,为何没有个能修缮棺材的工匠?那这些棺材又是谁做的?倒也从未听说有人从这里买走棺材,我往日以为是这老板根本不在意这间小铺子,根本没让做棺材,可今日一见才发现,这里存放了足足两百多棺材。
 
我爹从来不愿告诉我有关这里的事情,我也就不敢多问了。
 
我收拾着小木箱子,时不时四处偷看。
 
接着,梯子发出了轻微的声响,我回头望去,是个穿着浅色衣袍的男人走了下来,那男人与传闻中别无二致,果然是个玄门仙君一般,面容俊俏又气质非凡,只是那看似双平静的面容下,双眼是波涛汹涌着的,有激动,有狂喜,兴奋地整个身子都微颤了。
 
他的手上还抱着一个未满月的婴儿,那小婴儿浑身是泥,衣衫褴褛。
 
我想,这位公子就是这间棺材铺的老板了。
 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