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玄幻灵异 >

至清+番外 作者:莫重九

发布时间:2019-05-28 22:26 类别:玄幻灵异

仙侠修真幻想空间阴差阳错江湖恩怨
 
文案
 
人妖魔佛共处一世。有人处,就有国;有妖魔处,自有降魔师。
其中人间除魔尊者至清有个怪毛病,他记不住人脸。他能记住所见人的名字,所见人的身形,记得他们的声音,却从记不得他们的样貌。至清原以为自己就将度过过眼无脸的一世时,在人群之中,一张脸蓦地撞入眼帘,他的名字也被深深刻在心尖。
蚩离……
蚩离双眉略一皱起,像是天下湖被北风吹皱的湖面,激起层层碎冰。却又似利刃一柄,直穿至清之心。
原以此生无风月,哪知回眸满目情。
一曲碧落引离愁,冥寞情切双世伴。
人间除魔尊者至清对妖王蚩离一见钟情,从此不要老脸,此情至清。
 
排雷小贴士:会有狗血,过程有虐结局he,不喜欢的亲慎重~
内容标签: 幻想空间 江湖恩怨 - yin -差阳错 仙侠修真 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至清,蚩离 ┃ 配角:篱珠,佩麒 ┃ 其它:仙侠,- yin -差阳错
 
  ☆、第一章·骨妖
 
  “桃夭春风吹九里,一里春风一里绿……”春风徐徐,一个白衣青年人口中衔着细长草根一缕,身负巨大剑匣一个,手中拿着酒葫芦一个,腰间别着碧绿玉箫一柄和灰蒙玉佩一块,摇摇摆摆走着,浅声叨叨念着随- xing -而来的诗句。
  文采不见三分,快意倒有九分。
  悠悠踏步,好不自在!
  这看着快活又逍遥的人有个简单的名字——至清。
  至清只用双足赶路,不用马儿也不用驴儿,踏着-春-阳-而走,迎着清月而眠,一路向南,走得快活。
  然而今天稍有不同——今日的风儿较昨日沉了不少,扑簌簌打在脸上都有几分迷眼。
  寻常人见此风,或许会找个背风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会儿,待那风停了再继续向前走去,但是至清不同。他嘴里还哼着轻轻小调,半闭着眼睛向前走去,似乎不在意前路是否崎岖,是否可见,只要有得那路,他就能走。
  有些风,不是因这季节而起。
  有些人,不会因这劲风而停。
  不知何处传来幽幽一声叹息。这叹息似乎是被夹杂在风里,随着这风来回飘荡不定,似远还近。
  至清口中所衔草根被吹得到处翻飞,挠得他脸上痒痒,至清只得将草根拿出,轻叹一口气。
  他眉目清俊,这一叹气低眉,显得他更是清雅淡然,口中所说之言却和面上之态相差甚远。
  “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婆了,怎么做事还像个喜欢唬人的小鬼一样。说罢,你想作甚?”至清停住脚步,眼睛却看向半空。那里空无一物,就连只鸟雀都无,至清的眼神落在那里,却好似看到了什么,很是认真。
  “小女子无心打扰尊者,却也不敢直接现身,还望尊者海涵,原谅我用这个法子。”
  至清眼神落处本无一物,此时却从那边传来了女子声音,轻轻柔柔,悦耳似天音,脆脆却又绵绵,矛盾至极,诡异至极。
  至清眉头一挑,右手两指相并,自身前开始动作。一点金芒汇聚指尖,本该是疯魔凌乱之举,他之动作却从容而悦目。指尖金芒留而不散,在至清身前形成一晦涩符咒。
  “去。”
  至清动作从容至极,不见丝毫僵硬生涩,可如此一个复杂符咒,却也不过呼吸间就完成。他手指向那声音来处轻轻一扬,金色符咒便向那快速飞去。
  此时风早已停住了,至清又将那草根继续衔着,一副吊儿郎当的浪子模样。
  符咒行至某处似是遇到阻碍,略一停顿之后便消失了。
  一个女人出现在至清面前。
  面目清秀,眉目哀婉。美则美矣,至清却嗅到了麻烦的气息。
  女子不言语,一双哀眸只这样定定看着至清。不热烈,却也不移开,轻轻柔柔,和她被风拂起的衣摆一般。
  “说罢,造访有何事?”至清抱手而立,一双清亮双眸看向女子,似是散去她身边萦绕黑气。
  “尊者可唤我凝香。我乃是附近山中一骨妖,来寻尊者是为了求尊者救救山中精魅。”话说着,巧娘眉眼中出现了几分哀求,似快要落泪。
  至清见她周身黑气似披帛,无风自动,看似柔软却是不散。
  不用什么照妖镜,至清就知晓她所言无差。她的确是一名修行不到三百年的骨妖,已经化出了肉身,但是却无法长时间化形。看来三百年的骨妖,身形却已经衰弱如厮,该是被什么妖物吸了周身精-气吧。
  “说说?”
  骨妖凝香似是没有想到这世间尊者这么好说话,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一介妖物便直直拔剑刺来,眼中哀婉散去几分,转而带上了几分希冀,娓声道来:“我乃名山一小小骨妖,名山自古有一虎妖王占领,不伤凡人,不食妖物,众妖凭借日月-精华抑或地气- yin -霾修炼,却哪知不日前出现一莫名大妖,将我们虎妖王杀害吞蚀,随后便在山中滥杀无辜。我因是借助地气修炼,故而借着地气逃出升天,却也不敢再回名山。逃亡途中恰见尊者行路,便跟了尊者一路,却迟迟不敢请求尊者帮我们讨回公道……”
  凝香声音低婉,听在耳中是说不出的愁味。
  至清明白她的顾虑。
  世间妖物不止万种,自然除妖师降魔师也不止万人。既有万人,就会有极度仇恨妖物魔物的人。虽然凝香已是三百年修为的骨妖,但此时就连身形都无法维系,可看得出有多虚弱。
  至清叹气,抬手一抓,在凝香未反应过来之时,她已成为一小小光团被至清握在手里。
  “你的气息微弱,一边在我袖中休养,一边为我指路吧。”言尽,至清将小小光团收在袖中。
  看得出光团的不安,至清也不多出声安慰,只是凭着空气中一缕妖气大致判断出一个方向来。
  凝香所指之处,其实也是他此行欲往之处。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