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玄幻灵异 >

灵魂画手 作者:渣渣巫(上)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23:30 类别:玄幻灵异

情有独钟仙侠修真青梅竹马天作之合
 
文案
 
小草是个道士,从小就是个道士。
不过这个年代,道士也是要读书的,领取道士证还要考试呢。
师父说:等你上大学就好了,你上了大学我就终于可以去云游了。
不过等小草上了大学,却一不小心把自己折腾成了神仙?
(文案看看就好了,我感觉文章好像不是像文案说的那样?)
 
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 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谢涤初,卫邑 ┃ 配角:谢清玄,卫城,陈默,等 ┃ 其它:破案,天作之合
 
 
  ☆、楔子
 
  楔子
  临安市东南,有一座绵亘起伏的山麓,山势平缓,直伸入临安市区,古时此山是吴国的西界,故名为吴山。
  随着旅游业的日益发达兴旺,吴山上的游人也越来越多,特别是横插进临安市区内的那一半,春天踏青、夏天避暑、秋天登高、冬天健体的大有人在。不过吴山南麓还是鲜有人踏足,山中虫鸣鸟叫,很是清寂。
  这日傍晚,南麓的山道上,有一个道士缓缓的顺着山道往上走,约莫三四十岁的年纪,一把山羊胡子,容貌清矍,面带微笑,道骨仙风,让人一看就心生向往。
  “呜哇,呜哇……”静寂的山道上突然传来了婴儿的大哭声,道长停下了脚步,微微的皱起了眉头,然后突然龇了一下牙,一脸嫌弃的表情,大大破坏了他的仙气。
  不过道长也没有就此不管不顾的继续往上走,而是凝神细听,哭声还在继续,断断续续,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。现在正是隆冬时节,虽然临安地处江南,户外温度仍然不到十度,再加上近两日天气- yin -冷,有下雪的迹象,这里还是山上,虽然海拔不高,但人烟稀少,林间冷风呼啸,冷的很。
  终是放心不下这断续的哭声,道长细细分辨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抬腿向右走去。右边山间的野草微微的向两边倾倒,有一条非常不明显的痕迹,顺着这条若隐若现的小道,道长绕过了几棵杂树走到了一棵香樟树下。
  吴山上香樟成群,据道长观里的典籍记载,最古老的香樟可以追溯的南宋。南宋末年,蒙古骑兵横行,先借道宋地灭金,造成南宋百姓民不聊生,后为阻止南宋北伐,又倔开黄河大堤水淹宋军,中原地区满目疮痍。当时道长修行的庄观,全名还叫做三茅寿宁观,时任第十三代观主紫阳真人亲手在山头种下了49颗香樟,取“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人遁其一”之意,又因香樟有驱除虫豸之功效,是为天下百姓求取一线安康。山上其他的香樟,都是那49颗古树的子子孙孙……
  这棵香樟看起来也有不少年头,树冠繁茂,虽在冬日也绿意盎然,树干粗壮,一人无法环抱。只见在离地面最近的枝丫间露出一角灰布,婴儿的哭声也从那处传出。虽然是离地面最近的枝丫,但是也有三四米高。
  道长绕着香樟树走了一圈,又四下查看,微微露出了疑惑的表情。一路走来,虽有踩压痕迹,但痕迹很轻,野草仅为倒伏,没有折断,这棵香樟更是没有半点攀爬痕迹,那个婴孩,到底是怎么被放上去的呢?
  虽然想不通其中关窍,但是道长还是决定上去看看,就这一会时间,哭声已经渐渐转弱,开始微微抽搐了。道长将道袍下摆的前襟撩起塞进裤带,手脚并用,动作轻盈,四五步就窜上了树枝。
  蹲在树枝上,道长低头看着一个放在树丫里的灰布包裹,果然是一个小小的婴孩,看起来刚出生不久,脸上的红斑还未完全消退,又因为大哭一场,显得更为红艳,现在正闭着眼睛哭地随时都要背过气去的样子。
  道长将包裹轻轻提起,抱住怀中,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半晌,还站在枝头极力远眺,直到确认目之所及确实再没有其他外物,方才跳下树去。
  又回到了山道上,往下望,是下山的路,下了吴山,离最近的警局只要再走半个小时,把这个小小婴孩作为弃婴交给警察,之后就没有他什么事了。往上看,在那层峦叠嶂后面,是三茅观,那里是他出家的地方,现在观里除了他还有他的两个徒弟,香火不算旺盛,好歹不会饿死,但要再养这么一个小东西,三个大男人还是有点捉襟见肘。
  道长轻轻叹了口气,为着心里突起的那一点点玄之又玄的念想,还是抱着小布包往山上走去,边走边点了点怀里的小红脸,“看来我们是有缘的。现在天也晚了,我就先带你到观里住一晚,明天再送你去警局。”
  
 
  ☆、第一章
 
  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名可名,非常名。无名天地之始,有名万物之母。故常无欲,以观其妙;常有欲,以观其徼。此两者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……”
  安静的道观里,传出了奶声奶气的读书声,在道观后院单房前的大树下,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小孩童坐在小马扎上,趴在树下的石凳上,用石凳当桌子,手上拿着一本蓝色封面,竖版的书,摇头晃脑的读着。小孩童生的唇红齿白,肤白如雪,一双圆溜溜的猫眼清澈透亮,瞳仁是少见的纯黑色,小小的鼻子笔直挺拔,唇角微微上翘,天生一副笑颜,唇边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,一个小小的道士髻扎在他的头顶,一身道士的小蓝袍,别提多可爱了,难得的是他还一本正经,认真的盯着手里的书。
  “小草,看书呐,现在认识多少个字了?”
  “大师兄。一个都不认识。”
  “……那你看那么认真,我还以为你都认识了哦。”
  “大师兄你一点也不关心我。师父说我还小,不用那么早开始识字,每天教我背一段就行了。”
  “既然你都不认识字,那你干嘛拿本书”
  “我就拿本书随便看看,说不定就认识了呢。”
  “好吧,你开心就好。”
  “大师兄,你今天要下山吗?”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