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玄幻灵异 >

风雪崖 作者:不啾则已

发布时间:2019-06-11 21:43 类别:玄幻灵异

 
  文案:师兄弟互攻,久别重逢。绿草蔓如丝,杂树红英发。
  无论君不归,君归芳已歇。
  CP:沈丹霄&越饮光;师兄弟互攻。
  暴风雪山庄;黑科技VS黑科技;不科学。
  不算武侠,也不算推理,类植物大战僵尸的塔防。
  能动手绝不动脑,莽就是了。
  另:师弟只是看着像未亡人,HE
 
 
第1章 
  好大的风!
  赵旸额前碎发乱舞,扎刺双目,自栈道大步向上攀登。栈道不过尺余宽,临崖而筑,悬在半空,他忽地回头望了一眼,茫茫云海如潮涌,不见来路。
  此山唤作倚帝,是谷岭山脉之中,最为高拔的一处,山势巉险,峰起崚嶒,崖壁犹如斧斫,直插云天。百年前有大毅力者,花费十数年苦功于此辟出路径,才成就这通天之途。
  栈道尽处,一条小径蜿蜒入林。
  林中树木森森,山风渐小,水声淙淙。赵旸振作精神,循声而去,一脉溪流自山岩间汩汩而下,清新喜人。
  他身材高大,实则是个未加冠的少年,奔波至今,早已精疲力竭,于是稍稍放缓脚步,走到近处蹲下,脸埋进水里,大口饮用。抬头时候额发尽- shi -,他将之向后捋去,举袖抹去脸面上的水,正要起身,见自己的影子映在水上,影影绰绰间,肩上正搭着一颗脑袋,冲他微微点头。
  赵旸吓得魂飞魄散,连滚带爬站起来,一边厉声道:“又是你这妖女!”
  水边石滑,他下盘不甚稳当,险些跌倒,幸肘外一重,被人托住了臂膀。
  “小郎君,可要当心呀。”
  赵旸一站定就甩脱了她,转过身去,手中紧紧抓着剑。
  面前却是个宫装美人,双袖奇长,自然垂落,侧身向他,青色裙裾轻举,真如凌波仙子。
  她容貌出奇艳丽,赵旸在山上时,没见过这般美貌的女子,然而此时见了她,却是毛发悚立,如见天敌,返身就跑。
  眼前一花,美人仍笑吟吟站在跟前,神情动作与前头别无二致。
  赵旸知晓对方乃是长乐宫的碧环夫人,那一双长袖柔软曼妙,一经展开,却有数丈长度。之前刚上山时,他与对方撞上,好不容易逃出生天。此时他身无余力,再跑不了了。
  事到如今,他仍不知何处惹到了这妖女。对方是成名人物,自己不过昆仑一寻常弟子,哪里是对手?
  他心中绝望,仍存着一拼之念,伸手拔剑。才拔出半寸,对方长袖一抖,在他剑锋上一沾即还,分明不是金铁,却闻得一声铮响,长剑回鞘,反是他手腕震麻。
  碧环夫人拢起长袖,柔声道:“还跑吗?”
  赵旸沉默片刻,举起左手,往自己胸口拍去。
  碧环夫人骂道:“傻子!”
  赵旸哪有心思听她说话,只待内力吐出,震碎心脉,不曾想手腕一疼,力道全失,耷拉下来。这一下,叫他心灰意冷,心想:我竟连寻死都不成吗?
  碧环夫人顿时敛容:“哪位在此?”
  赵旸一怔,才知道方才是别人阻他,只听得头顶有人温声道:“夫人不曾起杀心,我适才出手,不过想免一遭惨事。”
  碧环夫人笑道:“还要谢你不成?”
  那人道:“不必客气。”
  赵旸抬起头,见高高的树干上半躺半坐着个白衣人,林中有风,他一幅衣角垂下来,却是纹丝不动。
  碧环夫人也微微仰头,道:“听你声音,年纪不大,江湖年轻一辈中,能入我眼的不过寥寥数人,你不愿说自己身份,我却想来猜上一猜。”
  树上人似来了兴趣:“能入你眼的是哪几个?”
  “这首位嘛,自然是我长乐宫的岳宫主,”碧环夫人秀眉轩起,显有得色,“宫主功夫多高我不清楚,只知这些年中,往长乐宫杀他的人不计其数,下毒的、使暗器的、耍美人计的,谁又当真能伤他分毫?”
  “第二个呢?”
  碧环夫人道:“第二个是潮音寺的如琇和尚,他不忌酒,又做了一手好偈子,因而有‘酒圣诗禅’的名号,”她举起长袖,掩了半张脸孔,只露出双含情美目,“他生得英俊,虽是个和尚,也怪讨人喜欢的。”
  树上人道:“英俊?”
  碧环夫人道:“好看的人总是占便宜的。第三个是学宫那位温柔小意的琢玉郎,听说他不喜别人唤他真名,奴家却觉得温恰恰这名好听得很。”
  “还有吗?”
  碧环夫人放下袖子,瞥过对方:“还有半个。”
  “因何是半个?”
  碧环夫人道:“这便要从四年前说起了。”
  她说完这句,停了下来,树上人与她一道沉默。
  赵旸听得入神:“四年前怎么了?”
  碧环夫人道:“四年前,江湖中所有的辉彩都被一人夺了去。无人知他门派师承,只晓得他头回露面,是在关外的雪山。关外龙蛇混杂,乃是一等一的混乱之处,功夫稍差的人,根本寸步难行,纵是曾经的独行豪客,若有疏忽,也难免落得尸骨无存。这人走遍了关外每座小城,自然招惹了许多人,经历的杀局不计其数。无论来人身份,敌我既分,他皆是拔剑斩下,不曾犹豫片刻。那一年,他拔剑两百余次,便也杀了两百余人,关外险些叫他肃清了。到这会儿,他终于罢手,入关了。”
  昆仑派也在关外,只是赵旸那会儿年纪小,门派又是个孤高的,向少与外界来往,因而不曾听闻。但他知道关外险恶远不是只字片语所能描述的,此时心脏怦怦直跳,不由放缓了呼吸。
  “杀几个人不妨事,何况杀的不是什么好人,可他杀得太狠太痛快,才走到晋阳,诸派坐不住,说这将来必定又是个无心无情的大凶人。第一个出手的是太山昊天宗掌教,他辈分高,资历足,又是佛道双修,江湖中鲜有敌手,摆足了前辈架子,去阻那人,说中原江湖容不下他,要他退回关外。”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