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玄幻灵异 >

何安 作者:自娱自乐的阿飘

发布时间:2019-07-08 19:12 类别:玄幻灵异

强强情有独钟穿越时空幻想空间
 
  文案:自娱自乐
 
  内容标签: 强强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何安 ┃ 配角:萧玉、罗君彦 ┃ 其它:
 
 
第1章 第一世家
  地球上,人类吃五谷杂粮,呼吸空气,饮用清水,分成医生、警察、教师、工人和商贩。
  修真界,人类吃灵谷灵植,呼吸灵气,饮用灵泉,分成医修、武修、器修、符修和平民。
  地球上有豺狼虎豹,修真界亦存鬼怪妖魔。物竞天择,弱肉强食,殊途同归,大抵如此。只是生而为人,自不同于他类。七情六欲教人欲罢不能,尘世纷华教人颠倒神魂。勘不破,放不下,执迷不悟,九死不悔。到头来,不过是黄土一抔,灰飞烟灭。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生生世世,这一条命,这一颗心,草芥一般,到底该何处安放?
  一  第一世家
  修真三千境,上千境,中千境,下千境。有何姓少年,名安,乃是上千境南华境内第一世家何家的嫡长子。何家传承千年屹立不倒,俨然成为一方庞然大物。何家家主何靖,甫一听闻夫人有孕,便心心念念,殷殷期盼。怎知期望越大,失望越大,何安是个男孩没错,却是个灵台浅平的废柴,如同天生大脑褶皱稀少的弱智,注定成不了大事,只能随着世事浮沉,随波逐流,直至溺毙水底,化成一滩淤泥。
  “安儿,今日跟着孙师傅,可还适合?”天色将晚,何家当家主母,何安的亲娘何氏踏着最后一线天光,踏进何安的小院,坐到何安对面。
  “适合的。”何安放下手中的药典,微笑道。站在一旁的何安的随侍给何氏倒了茶,何安道:“这是我今日跟着孙师傅新学的药茶,母亲尝尝可能解乏?”
  何氏笑眯眯地接了,掀开盖子,瞧那红色的茶水颜色醇厚透亮,茶气扑面,清香怡人,抿上一口,温热的茶水流进喉咙,却是清凉舒爽,回甘悠长。
  何氏眼前一亮,“三清茶?”不待何安回答,便又评价道:“方子很是周正,很能解乏。”放下茶杯,何氏忽又敛了笑意,眼中竟似有了水光。
  “母亲。”何安低低唤了一声,伸手去抚何氏的眼睛,“怎的哭了?”
  “高兴,为母这是高兴。”说着将何安揽进怀里,叹道:“我儿长大了。”
  何安今年十二岁。十二年来,何安自然知道作为嫡长子的他,身上背负着怎样的期望。他知道父亲不亲近他,不像疼爱弟弟妹妹们那样疼爱他,但也从未曾苛待他。母亲一向一碗水端平,疼爱弟弟妹妹们,也很疼爱他。弟弟妹妹们虽然调皮,倒是并不顽劣,一直恭恭敬敬地称他为兄长,偶有赌气地骂他一句“废人”,回过头来还是会扭扭捏捏地跑到他跟前道歉,他被刺到一些,但并不会放在心上。母慈子孝,兄友弟恭,何安过得不算得意,却很舒适。
  上千境四季如春,充沛的灵气让一切生物都显得生机勃勃。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后,何家药园里的植物都吸饱了灵气,熠熠生辉。何安一大早就跟着孙师傅和一众家仆到药园采药。这药园是何家的一处祖传秘境,里面的空间浩瀚无垠,何安自小就在这里学习,药植的名称、特征、药- xing -、习- xing -、培育条件,何安一一仔细学过。
  “今日起,仆便要教授公子基础药方,还请公子多担待。”孙师傅说着便要行礼,何安赶忙扶着孙师傅的手臂,阻止了他的动作,道:“师傅不必拘礼,还请师傅费心。”
  孙师傅讲课旁征博引,一张最基础的止血药的药方也被他讲出千变万化来,实在教人佩服。何安凝神听着,时不时提出自己的疑问,一天下来,收获颇丰。
  晚间用完饭,何靖查问子女功课。二儿子何道尚天赋最好,修真十三道,何道尚年仅11岁,已经修到二道中段。何靖略略与何道尚过了两招,满意地点点头。三儿子何道胜年方5岁,天赋上佳,刚刚开始养元,尚未入道,何靖考了他两则道法,听他答得虽不周细却很流畅,也满意地点点头。两个女儿,何臻清和何臻柔,一个10岁,一个8岁,天赋都算不错,都刚刚入道。何靖对待女儿一向宽容,只简简单单考了基础道法,便让她们坐下。
  何靖抬眼看向何安,何安规规矩矩地行了礼,从随侍恭谨拿着的手袋里拿出个油纸药包托在手上,说道:“禀父亲,这是今日孩儿配制的止血散,请父亲过目。”何靖接了药包并不打开,只略闻了闻,便点点头,让孩子们各自回去歇息,自己起身离开。待何靖走了,何安将茶几上的药包拿回来,正要放进手袋,却被何道尚抢了过去。
  “哥哥已经能制药了,哈哈,太好了,以后可不用再偷偷摸摸找钱掌柜拿药了。”几个孩子顿时将何安围了起来,你一言我一语地展望起何安一身医术称霸天下的未来。何安看着他们稚嫩的笑脸,满心欢悦。
  时间如流水般缓慢却不断地向前。八年过去,何安该成家了。修真者本不用追求婚嫁,但何安虽然是修真世家的嫡长子,却是个普通人,所以也只能像所有普通人一样接受属于普通人的命运规则。
  “安儿刚刚及冠,这婚事早了些。”何氏对着何靖,欲言又止。
  “他到你跟前哭了?”何靖端起茶杯,慢慢啜饮。
  “你何时见过安儿哭?只是这孩子总闷声不言的,我怕他心中委屈。”何氏到底没忍住,将心中话说了出来。“那麒麟玦还不知真假,就算是真的,那蒋家也未必会给咱们,咱们何必这样上赶着?”
  “娶蒋家的千金怎么就委屈他了?尚儿就要破三,破三入四有多凶险你不知道吗?”何靖“嘭”的一声将茶杯放到桌上,怒道:“若他也能破三,我自然也会为他不惜一切!”说完,拂袖离开。
  何氏望着何靖大步离开的背影,深深叹了口气。
  何安站在药田里望着碧波万顷的药植。这一方秘境能得阳光亦有雨露,灵气一直十分丰沛。但何家传承千年,秘境中的灵土自不可能一成不变。何安捏紧手中的书,低眉敛目。到底是因为药植变异还是灵源变异?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