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玄幻灵异 >

故人辞舟+番外 作者:不如吹个口哨

发布时间:2019-07-08 19:40 类别:玄幻灵异

东方玄幻因缘邂逅
 
文案:
顾辞舟是个嘴贱的精怪,在陈麒座下修炼一百余年,忽远忽近缠着陈麒未曾表明心意,半年前陈麒为保护轩辕无烬,附身到他欲叛乱的发小方纵酒身上,暗中遣散军队,顾辞舟亦跟着陈麒作为他新收的贴身下人留了下来。
在寻找晏沉欢的过程中顾辞舟重新与百年前好友执啸相见,且帮他追他那个刁蛮任- xing -的小徒弟。
沉默寡言麒麟攻X嘴贱妖怪受 
副CP:直男攻X高傲冰山受
 
内容标签: 因缘邂逅 东方玄幻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顾辞舟;陈麒 ┃ 配角:执啸;清承;长癸;晏沉欢;轩辕无烬 ┃ 其它:
 
  ☆、第一章
 
  深冬,昨夜一场雪盛,覆了满庭。
  陈麒早早起床,开了窗,对着雪景擦剑。剑身被擦的明亮锋利,映上的是一张刚毅硬朗的脸庞。
  擦过一次剑,陈麒便提着剑去庭中练剑了。
  雪未停,只飘着细雪,纷纷落在庭中闪动的人身上,剑尖,一套漂亮的剑法使下来,身上竟无一丝- shi -痕。
  有箭破空而来,直袭陈麒面上,陈麒也不避,立在原地,抬手抓住,轻松异常。
  箭堪堪直指鼻尖。
  陈麒看了看手中剑,微皱眉头,单膝跪下,冲着空无一人的地方道“末将参见皇上。”
  身后传来声音,几分调笑,不去看也知道那人脸上必然是笑眯眯的,他说“阿酒啊,你武功倒是越来越精进了。”
  “末将不敢有一丝懈怠。”就算是跪下,陈麒的背板也挺的笔直,仿佛一杆长 .枪。
  “好了好了,你快起来吧。”皇帝一身藏蓝长袍,仅袖口以浅白细线点缀云纹,看着朴素,细看这布料做工皆是上乘之品,只见他眉眼带笑,一丝王者骄纵之气都没有,倒有几分寻常富贵人家公子哥之态“朕这太平日子才过了几年,还不想这么快打仗。”
  陈麒知他这悠哉- xing -子,也不言语,放了手中剑差人去沏茶,给面前尊贵之人把石凳上的雪扫净,待那人坐下,肃然站在身边。
  皇帝看着他,仿佛有些苦恼似的“阿酒呀,你这般严肃,倒让朕不自在起来了,好不容易出趟宫,第一个就来找你,你这脸色可不好看呀。”
  陈麒面无表情“不敢。”
  皇帝听了,脸上还挂着一副笑脸,眼底却已隐隐暗了几分,也不等下人把茶端上了,抻了抻胳膊站起来“那朕就不便打扰了”说着起身就往外走。
  陈麒也没任何挽留之意,恭恭敬敬跪下“末将恭送陛下。”
  皇帝高瘦的背影顿了一下,而后像是被气到了似的快步离去,踩得脚下白雪嘎吱作响,像在对谁宣泄这股无言的气愤。
  却不知留在原地的陈麒注视了许久,一双墨似的眼底看不清内里情绪,细看里头隐隐有些捉摸不透的金色闪过,宛若冬日夜里转瞬流逝的烟火。
  良久,一道声音打破寂静“方将军说是冷酷,但也不是你这个冷酷法吧?”
  来人一袭青衫,穿着朴素,手里端着一个托盘,上面放着刚沏好的茶和两个白玉杯盏。看起来青年模样,却有着及其俊秀的眉目,尤其是眉间一抹莲花图纹,白净的皮肤下宛如雪地梅花,一眼看去,开的灼灼惹人眼。
  陈麒不言语,又将放在石桌上的剑拿起,剑铮然一声出鞘,看那势头又是要继续练剑,无视那青年话语。
  那青年也不恼,自顾自把托盘放下,给自己沏了一壶茶,坐在之前皇帝坐的已经被扫干净雪的石凳上,把茶端在手里细细嗅着“我就知道他忍不了片刻,故意晚些上茶,还好没浪费了这上好的茶叶,你不喝一杯?”
  陈麒挽起一个剑花,剑尖砸地,溅起不少雪沫,忽然收剑,无知无觉般的坐在青年对面,好似石凳上积了一夜的厚雪不存在似的。
  青年给陈麒也倒了一杯茶,推到他眼前,继续说“你再这么冷酷下去,他和方纵酒自幼一起长大,迟早要发觉。”
  陈麒这才抬头,本该墨黑的眸子此时却成了金色,他张口想说点什么,但又咽下去了,最后像是自暴自弃似的丢出一句“没办法。”
  少年撇撇嘴,吹散了浮在上面的茶叶,咂了一口茶“那你就等着真的方纵酒的三魂六魄全醒来,害死这皇帝,夺得权位,让你护了百年的轩辕家到头吧”
  陈麒握紧了拳头,一言不发。
  像是没看到似的,少年继续悠哉悠哉道“我反正是无所谓的,我就是你石像底下一盏成了精的灯座,反正已成人形了,到哪修炼都一样。”
  陈麒抬眸,好似平息回去了似的,一双眼又恢复墨色“有我在,轩辕家不会灭。”方纵酒这具身体声音本就低沉,他说的严肃,像在发誓一般,眼底是不可动摇的坚定。
  少年透过那双眼眸,仿佛看到他的本体。那是一座五层楼高的石像,合千人之力历时数年打造而成的麒麟石像,身体用的是难得一见的坚固石料,眼眸镶的是数颗异国进贡而来的琉璃,一一聚成,入了夜,荧光闪烁,堪称奇景。
  可是即便是再绚烂的颜色,也竟然比不过此刻他眼底的坚定。
  青年微微一愣,转而神色如常,他冷笑一声“那自是再好不过,反正我也找不到比你那更好修炼的地方。”
  所幸这方纵酒本身也是个寡言少语的冷酷将军,陈麒附身上去一时间也难以被发现,除了这自幼一起长大的皇帝和青梅竹马有些棘手。
  片刻未到,这方府的大门又被人敲开,陈麒抬眼去看,又是那皇帝,折返回来不知做些什么。
  轩辕无烬一眼就看到院中悠哉悠哉喝茶的青衫人,眼底不知混了点什么情绪,转眼又换上那抹风流,他开口道“要是知道辞舟你起得这么早就找你了,这阿酒忒无趣,就算邀了他出去路上也没个人说话的。”
  唤辞舟的青衫人见了皇帝,也不忙着行礼,反倒又咽了口茶才慢吞吞开口“陛下您起得也很早嘛。”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