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玄幻灵异 >

狐狸的报恩+番外 作者:我喜欢吃糖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 18:17 类别:玄幻灵异

甜文情有独钟前世今生
 
文案
 
小狐狸下山要报恩。
小狐狸:“恩人,我要怎么报答你?”
恩人:“以身相许。”
他应该从还是不从?一只不想报恩又不得不报的坏狐狸。
国际惯例:受宠攻,妖孽攻
 
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甜文 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云念 ┃ 配角:敖子冥 ┃ 其它:受宠攻
 
 
  ☆、第 1 章
 
  天羽国
  “让开,让开,都让开,皇榜来了。”
  一队带着武器的侍卫声势浩大地走了过来,推开周围看热闹的百姓,挤到告示牌之前,拿着米糊在上面随便刷了刷,把手里薄薄的一张纸贴了上去,还使劲地拍了拍。
  “太后有令,陛下后宫空虚多年,膝下无子,为延绵国嗣需要,特下懿旨大选秀女进宫,都看仔细了啊!”
  “军爷,军爷……”一位佝偻的老妪哆哆嗦嗦地挤了进来,颤巍巍地问道:“男孩行不行啊?我家三代无女,只有一个孙子,长得也算清秀,可不可以进宫选秀啊?”
  为首的侍卫不屑地嗤笑一声,拍了拍告示牌,疾言厉色道:“不认字吗?这上面写得清清楚楚,适龄女子,别什么王八绿豆都往里送,到时候退回来,还不够丢人的。”
  他抱着自己的武器,挑了挑眉,揶揄道:“想进宫?先让你孙子把那玩意割了再说吧。”
  “怎么说话呢!”他的同伴啧了一声,不赞同地撞了撞他的肩膀,“割了也只能做个太监啊,哈哈哈……”
  一众侍卫们哄堂大笑,老妪叹了口气,无奈地转身离开了。
  云念混在人群之中,冷眼旁观了这一切,虽然不爱多管闲事,但也厌恶这些侍卫们欺软怕硬的作为。
  他眯着眼看了看哈哈大笑的侍卫们,宽大的袖袍之下,白皙修长的手指微动,一缕淡淡的红光绕着手指悄然流动。
  为首的侍卫张着血盆大口,笑得正开心,突然一只来路不明的黑色小虫猛地飞进了他的嘴里。
  他的笑声一滞,下意识闭上了嘴,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,却发现嘴巴像是被米糊粘住了一般,张不开,也说不出来话来,喉咙里只能发出“唔唔”的呜咽声。
  同伴见状,飞快地抽出手里的刀挡在身前,“谁?谁在搞鬼?给我出来!”
  周围的百姓吓了一跳,纷纷退散开来,不明所以地互相张望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  云念手指又动了动,那吃了小虫的侍卫脸色开始涨成青紫色,好像不能呼吸了一般,死死掐着自己的脖子。
  口中仿佛有一万根尖刺在扎来扎去,耳边还有剧烈的嗡嗡声,感觉有无数只苍蝇在他耳朵里飞来飞去,几乎把耳膜震破。
  他“扑通”一声倒在地上,开始痛苦地打滚□□,腮帮子迅速鼓了起来,嘴里像含了两颗球,撑得脸上的血丝都看得一清二楚,厚厚的嘴唇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成了香肠嘴。
  同伴又惊又恐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连忙叫人抬着地上的首领离开了。
  “为虎作伥。”云念看着落荒而逃的侍卫们,冷笑一声,心中对他们口中所谓的陛下更加没有好感。
  上梁不正下梁歪,他认定了那皇帝小儿就是个残忍暴戾,荒- yín -无度,不识民间疾苦的昏君。
  “唉……”云念仰天长叹了一口气,看了看自己左手手腕上鲜艳的红痕,颇为想不通,“为什么我会欠这种人恩情?”
  云念是只九尾狐,修炼了几百年才得以化成人形,还没来得及四处游山玩水,就被狐族长老赶出了青丘,下山来报恩。
  他不是个知恩图报之人,向来不喜和别人纠缠不清,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睡会儿,此次下山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  一切皆是天命。
  九尾狐一族生来便带着有恩必报的宿命,每每欠下一份恩情,手上就会出现一圈红痕,好像拿绳子勒出来的一般。
  红痕只是显眼了些,平日里都不痛不痒的,只有在月圆之夜才会发作,呼吸困难,骨子里针扎一般的疼,好像有无数只手在撕扯你的灵魂,让人痛不欲生。
  也曾有狐狸受不住这种折磨,把手给砍了下来,结果发现根本没有用处,红痕又转移到了他的脖子上。
  如果把脖子砍了命就没了……
  云念被这种痛苦折磨了几百年,其实反而有些习惯了,左右每月也只是发作一次,又疼不死人,咬咬牙也就熬过去了。
  只是,长老告诉他,自他承人之恩已经过了三百年,今年是最后的期限,让他务必完成报恩,否则会受到天罚,大罗神仙难救。
  其实生死也没什么可怕,不过他幼时见过一只老狐狸因为知恩不报,最后受到了天道的惩罚,活生生被疼死的,死相非常的……惨不忍睹。
  云念想起那个画面便后背发寒,忍不住浑身发抖,与其死得那么丑,还不如花点时间老老实实报恩好了,反正这些凡夫俗子所求之物,不过就是金钱美女权力,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。
  下山前,长老为他卜了一挂,算出这天羽国的皇帝便是那前世救他的书生的转世,所以他就被无情地丢了过来。
  云念盯着告示牌上的皇榜若有所思,“得想个办法混进宫啊。”
  半个时辰后。
  一个身形曼妙的女子从一间卖衣服的商铺中走了出来,身着一袭粉色的罗裙,如墨的黑发软软地垂在背后,简单插了支白玉簪子,落落大方,亭亭玉立。
  女子戴了顶白色的面纱,看不见全脸,露出来一双眼眸灿若星辰,水波流转,好像会说话一样,让人不禁想要一睹芳容。
  只是她的身形较寻常女子略高了些。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