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玄幻灵异 >

天师 作者:fingertip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 18:32 类别:玄幻灵异

因缘邂逅前世今生
 
文案
 
蛮荒初起,妖孽横行,杀戮无数,怨气横生,时日旷久,积怨成魔,为害四方,民不聊生。抓鬼驱魔,由此而兴。道家制符,佛家超度,唯有修魔者,己身入魔,再斩邪祟,因此被称之为,天师。
 
内容标签: 因缘邂逅 前世今生 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望笙,袁长飞 ┃ 配角:一叶,长枫,赖皮等 ┃ 其它:抓鬼,妖刀,天师
 
 
  ☆、一、痴心魔(一)
 
  蛮荒初起,妖孽横行,杀戮无数,怨气横生,时日旷久,积怨成魔,为害四方,民不聊生。抓鬼驱魔,由此而兴。道家制符,佛家超度,唯有修魔者,己身入魔,再斩邪祟,因此被称之为,天师。
  一、痴心魔(一)
  炎炎夏日,只闻蝉鸣。正午烈日烤得人心烦,大街上不见人影,却听见一声长长的,吊着嗓子拐着弯儿的叹息声。
  “要说这伴生刀啊,那可是不得了。”一个书生打扮的人撩起衣衫,一只脚踩在凳子上,咣地一下将茶碗撂在桌子上,“这刀可大有来头,原是太上老君炼丹炉所出的一块儿精钢,在那炉子里烧了七七四十九天,却被那邪魔盗了去。老君这个气啊,这可是献给玉皇大帝的贺礼,怎么能叫一个小小的邪魔偷走!天兵天将是铺天盖地的来抓,谁知这小邪魔滑头的很,愣是逃到人间,还投了胎……”
  “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不炼丹,怎么还炼起了钢啊?”有人忍不住打断道:“说书的,你不是在胡侃吧。”
  说书的瞪圆了眼睛,气得头冠都要歪了,“你懂什么,那邪魔投了人胎,出生时乌云遮日,鬼气冲天,那精钢化作一把长刀,通体血红,中间镂空,伴生而出,刺破肚皮,生生地害死了那倒霉的产妇啊!唉,作……”
  这半句话还没落地,手边的茶杯砰地一下,整整齐齐地一切两半儿,茶水似是没反应过来,直到那杯子缓缓裂开,水中的茶叶才惊慌失措地瘫了一桌面儿。
  那书生吓得生生打了个嗝儿,空气一瞬间凝固起来,周围的人更是大气不敢出,齐齐寻着门口,看了过去。
  一个青葱的少年缓步踏入,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中,抬起手来,抹了把头上的汗,“小二,来壶白开水。”
  众人齐齐松了口气。但那说书的也不太敢重拾话题,赶紧转移。
  “王家的那件事儿,你们都听说了吧。”
  众人立刻又热络起来,重新围在说书的周围叽叽喳喳。
  少年大口灌了一杯凉白开,终于觉得脑子清醒了点儿。他再次冲小二招招手,要了盘酱牛肉。小二正在聚精会神地听那说书的讲王家那件诡事儿,听见少年的吩咐,不情不愿地甩着汗巾,进了后厨。
  少年听得那说书的说到“第二天那位张公子就失踪”的时候,若有所思,抬脚踢了踢旁边的桌腿儿,引来一声沉闷的狗叫。
  众人寻着狗叫声再次回头,却发现了一只奇丑无比的癞皮狗,懒洋洋地趴在地上,那少年刚才随意的一踢,恰好让它靠在桌子腿儿上的狗头歪到一边儿。
  “我的天啊,这哪儿来的狗东西!太恶心了!”
  店小二赶紧跑出来,满脸陪笑,“许是这天气热,狗都想喝凉茶,诸位别生气,小的立刻就将它赶出去!”
  谁知那癞皮狗压根儿不惧怕这小二,它懒洋洋地掀起眼皮儿,一脸不屑地觑了店小二一眼。只这一眼,那店小二仿若雷击,冷汗- shi -了后背,两股战战,甚至想跪在地上,叫大爷。
  狗大爷重新合上眼,美滋滋地享受着茶馆沁凉的微风,伴着少年咯咯的笑声,伸了个懒腰。
  少年随手将店小二端上来的酱牛肉摆在赖皮狗面前,对吓成石膏像的小二道:“不知道这王家要怎么走,我们一会儿打算去看看。”
  店小二战战兢兢地吭哧半天,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,那说书的却帮他解围,“小哥儿,你可是要去,我们刚才说的,家里闹鬼的王家?”
  少年点点头,一脸坦然。
  “那可千万别去啊!”说书的劝道:“王老爷为了驱这邪祟,重金请了个天师来,结果怎么着,连尸体都找不到,就跟那张公子一个样儿,凭空消失了啊!”
  少年咧嘴一笑,“那我就更得去了。”
  “这是为何?”
  少年浅浅一笑,电光火石之间,凭空现出一柄长刀,对着店小二的脑袋,直直地扎了进去!
  离得近的几人被喷了满头满脸的血,惊恐不已,嚎叫出声!
  “杀,杀人啦!!!”
  却见那店小二脑袋被戳了个大窟窿,居然扭了180度的脖子,满眼血丝,死死地盯着少年,怒道:“你怎么看出我的!”
  少年单手抽出长刀,那通体血红的长刀竟滴血未沾,只刀尖儿上泛出了浓浓的邪魔黑气!
  “有鬼啊!!!”众人四散逃脱,这清凉解暑的茶馆,竟一时间空了大半!说书的吓得险些尿了裤子,战战兢兢地抱着掌柜,哀求道:“救……救命啊!”
  地上那只癞皮狗一跃而起,锋利地牙齿穿头而过,竟一口将那店小二的脑袋吞入腹中!
  少年捡起店小二掉在地上的那白色汗巾,细细地擦拭着长刀,漫不经心道:“你身上的臭味儿,都快熏死人了。”
  那缺了头的店小二尸身瞬间枯萎,眨眼间竟化作飞灰,消散无踪了。
  “唉,可惜了一盘酱牛肉。”少年单手提着长刀,笑咪咪地对抱成一团,差点儿尿裤子的两人道:“那王家,到底要怎么走?”
  恭恭敬敬送走这位大神,说书的和掌柜两腿瘫软,互相依靠着坐在地上。
  “原来那少年是,是天师啊……”
  “错不了了,不然怎么能一眼看出我那小二是披着人皮的恶鬼呢。”掌柜抹一把脸,苦笑道:“看来咱们王福村真的招了邪祟,唉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
猜你会喜欢....